新闻动态

市场行情 主页 > 新闻中心 > 市场行情 >

如何投资艺术品


发布时间:2016-08-24 10:04 图1 《春天来了》

图1 《春天来了》

图2 潘天寿《红荷》

图2 潘天寿《红荷》

图4 清乾隆青花缠枝花卉纹梅瓶

图4 清乾隆青花缠枝花卉纹梅瓶

  近日,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公布了《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通过对2016年春季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229家拍卖公司、1061个专场、188350件上拍作品、82456件成交作品的数据采集,对艺术市场的现状和未来的描述和分析,它向我们透露出了中国艺术品市场目前正处于深度调整的第五个年头,虽然很多数据仍在“谷底”徘徊,但许多有益的变化正在发生。拍卖公司将“缩量增质”作为开拓市场的“不二法门”,虽然这条道路艰辛无比;越来越多的藏家开始重视艺术作品的学术性,而被市场过度包装的艺术家及艺术品则乏人问津;快进快出的短期炒作面临的风险越来越大,长期投资的保值属性日益突出。如果这是艺术品市场的“冬天”,我们希望这个“冬天”时间更长一些。只有如此,才能将那些“虚火”彻底冻结,迎来一个真正意义的艺术品市场的“春天”。

  早期油画大师作品成“标配”炒作作品大起大落

  只有极少数精品拍得好的情况也出现在近现代书画板块。虽然张大千的《桃源图》和傅抱石巨制《云中君与大司命》两件过亿拍品,但大部分近现代大师画作多在1000万元至2000万元徘徊,既说明目前市场的承接力有限,也说明近现代书画价格总体出现走低或停滞的趋势,价格分化相对明显。

  当代艺术板块亦如是。吴大羽、沙耆、陈荫罴等早期油画大师作品成为一线拍行的“标配”:吴大羽创作于1980年左右的油画《无题14》以1808万港元成交;沙耆1947年创作的木板油画《白马前的裸女》在西泠拍卖以448.5万元拍出,位居艺术家油画作品拍卖高价第二。中国嘉德油画部总经理李艳锋表示,现在的市场更加尊重美术史上认可的艺术家的价值。以吴大羽为代表的众多被低估的艺术家已经被市场强烈认可,价位体现了对他们价值的弥补过程。

  尝到甜头的市场,正在努力寻找更多的这种“潜力之星”。比如本次春拍中国嘉德对“85新潮”美术的再次梳理,就获得了90%的成交率和普遍良好的成交价格:袁庆一1984年创作的布面油画《春天来了》(图1),拍出了2127.5万元的价格,该作品曾在市场高峰期拍出2374.4万元;俞晓夫作品《我轻轻地敲门——纪念晚清海上画家吴昌硕、任伯年、虚谷、蒲作英》(1984年作)则创造了862.5万元的佳绩,刷新了艺术家油画作品拍卖纪录。

  但不可否认的是,谁是当代艺术领域真正的大师乃至新星,是一个正在发展而且答案不断得到修正的问题,这其中不免包含了巨大的风险。于是我们也看到,在2014年末快速上涨的当代书画和新水墨,在两年后的今天表现出了明显的疲软。几位当代书画市场活跃的名家,成交价格均有不同程度降低,甚至出现流拍。何家英《少女》50万元流拍;田黎明《心清物远》100万元流拍;范曾《后赤壁赋》90万元流拍,崔如琢、刘大为、范扬、黄永玉、贾又福、史国良、徐累、李津等名家的价格也大不如前。事实上,在雅昌当代18热门指数中,仅有5位艺术家作品指数处于上升通道中。

  中央美术学院特聘教授、资深艺术市场专家龚继遂表示,学术价值高的艺术家,其作品在今年春天的市场上得到了普遍认可。而那些尚未经过历史沉淀,只是因为新闻的关注和市场的炒作而形成的一时热点,虽然可能有持续几年的市场热潮,但收藏群体发生时代转移的时候;当新一代藏家入场,品位有了明确转向的时候,这类作品便会受到大起大落的严重影响。新一代藏家的崛起,是本季中国艺术品春拍市场中比较明显的变化。从藏家的角度而言,新买家陆续入场,年轻藏家的加入为拍卖行业注入了更多的新鲜血液。

  精品保值效果好中短期频繁交易风险大

  此外,大数据也显示了在目前这个更加趋向冷静的市场中,以怎样的投资方式、投资什么样的艺术品才是最为保值的。

  潘天寿1961年创作的《红荷》(图2)于2016年6月在北京匡时以1610万元拍出,这幅作品于2009年1月在西泠印社以146万元拍出。在7年多的长期持有之后,排除通货膨胀的影响后的年复收益率为32.2%。远高于银行存款的年复收益率。整理收集的其他的数据也表明长期持有的收益稳健。

  另外一方面:张大千的《初唐大士像(镜心)》(图3)在2016年6月于北京保利以920万元拍出,一年半之前,2014年12月在北京保利以1783万元拍出,去除通货膨胀后的年复收益率为-42.31%,这是一次很失败的投资;瓷杂板块中的“清乾隆青花缠枝花卉纹梅瓶”(图4)在2016年6月以1150万元在北京匡时拍出,2012年6月在上海道明以1127万元拍出,去除通货膨胀后的年复收益率为-4.87%,显然也是失败的投资。

  数据还显示,频繁交易不利于艺术品的升值。例如傅抱石的《入眼荒寒一洒然(立轴)》(图5)在从2004年11月到2016年4月的时间内交易了5次。分别是2004年11月在香港苏富比以965万元人民币拍出,2010年以549万元在北京诚轩拍出,2013年12月以690万元在北京华夏传承拍出,2014年12月以633万元在北京保利拍出,2016年4月以941万元人民币在保利香港拍出。这5次交易,去除膨胀的年复收益率从数据中可以明显看出跌幅较为明显,在2004年11月到2016年4月这段时间内,这幅作品的去除膨胀的年复收益率为-4.73%。通过我们的分析可以看出,艺术品的频繁交易并没有让投资者得到高的收益。

  徐翠云表示,中国艺术品市场的长期投资保值属性突出;而短期内艺术品虽然也有可能获得超高收益,但同时需承担高概率的损失可能。由于艺术品市场交易佣金较高,一般在15%左右,加上艺术品保管费用、经济通货膨胀等因素影响,中短期频繁交易风险较大,保值增值效果较差。一般而言,对于稀缺资源、精品佳作,在市场相对成熟的今天,除非发生大的经济变动或者持有人急于套现等情况,能获得可观的收益。(金叶)

  来源:收藏快报


友情链接

法律声明 |合作伙伴 |联系我们 |帮助中心 |招聘英才

Copyright 2014 湖南文化艺术品产权交易所 版权所有 湘 TCP备13008378号 建议使用IE8.0.6001以上版本浏览器访问本站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湘府东路二段99号汇艺文创中心3、4层